用户名: 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网站首页 > 知青乡情 > 大荒印象
大荒印象
http://qqhe.chinafarm.com.cn 2017-08-24 代梦迪  

  黑色是北大荒的代表色,也是北大荒的底色。抓起一把黑土,浓烈而醇厚,找不到一丝杂质,黑得像黎明前夕的深沉。鸟瞰一望无际的黑土地,会激发出大荒情节,呼唤出心底最原始的膜拜。上帝是公平的,把你放逐在苦寒的关外,同时让你拥有可以滋养一切生命的强大能力。黑色五行属水,水衍生万物,这黑色的图腾是世世代代大荒人征服白山黑水的有力佐证。从梳着金钱鼠尾头的八旗劲旅踏马扬起的黑色灰尘到当荒原第一犁穿透万年的黑色泥巴,就注定了这场不平凡的经历。黑是北大荒胸膛的烙印,是心口抹不掉的黑痣。

  北大荒的收获季,壮丽而灿烂。用黄色形容,也许并不贴切,用金色形容实在是合适不过。空气中弥漫着成熟的香气,每一个分子炸裂开来都是饱满的原浆,如果你没有身临其境欣赏过北大荒之秋,可以去看梵高的名画《秋收》,满地的金黄闪烁着异曲同工的美感。微风下,层层麦浪你追我赶,构筑一幅流动的浮世绘,或是苞米堆上一面搓苞米一面拉家常的劳动妇女,两个红脸蛋不停张弛,偶尔露出洁白的牙齿。北大荒没有万古长青的阔叶林,只有到秋天秃丫丫的白杨直耸云霄,挺直脊梁诠释着刚强。偶尔两只乌鸦停在树梢传来死气沉沉的叫声,大风乍起,漫天黄叶难掩凄凉。

  初来北大荒的人因为看见白雪而兴奋,会遭到十足的嘲笑。冰与雪像北大荒人的骨骼和血液,必然要经历一番寒彻骨的磨砺才能铸就天不怕地不怕的桀骜性格,没有和冰天雪地打过交道、没有和凶猛野兽抢过地盘的哪能叫北大荒人。北大荒的雪下得从来不含糊、不矫情,铺天盖地、洋洋洒洒,停在大爷的胡子、掠过姑娘的睫毛。茫茫林海雪原,一片冰晶就能窥探万年冰原的魅力,如果夜晚迷失了方向,在这片白色大陆上,或许只有北极星能为你指路。风雪夜归,一碗烧酒,是北大荒人驱寒的利器,趁着酒劲,唱一曲《智取威虎山》,就能激发老少爷们敢教日月换新天的勇气。

  打开抽屉,几乎每家都能翻出两个已经破旧的红色党章,昔日的垦荒人坐在草甸子上就能把毛主席语录学的津津有味儿,充满朝气的脸像野外的山丁子一样火红夺目。红色精神是北大荒人的根。他们在不到百年的历史中总能创造出点奇迹,和华夏五千年文明一比高低。比大红灯笼更红的,是新年裁出来的大红被面,还有孩子身上的红棉袄,以及那一个个神秘的关于开垦北大荒的红色传说。红梅在枝头依旧开得热烈而奔放,红色的花瓣蕴藏乾坤演变、斗转星移和风云变幻的奥秘。拿起大红绸子,扭上大秧歌,大荒人就能忘却烦恼,把激情舞动的淋漓尽致。

  关于大荒印象,脑海里浮动的是简单和明艳的色彩,她不掩饰、不躲藏,纯粹而张扬。北大荒拥有鲜活的生命力,也有吟咏不尽的文化内涵,只要她张开双臂,就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直抵灵魂深处。

责任编辑: 迟玉梅